国际易经暨预测学研究中心

研究 > 高僧大德 > > 律宗祖师 天机 弘一法师
律宗祖师 天机 弘一法师
律宗祖师 天机 弘一法师 律宗祖师 天机 弘一法师 律宗祖师 天机 弘一法师 律宗祖师 天机 弘一法师
名称 : 律宗祖师 天机 弘一法师
←[上一页]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询 盘         给我邮件

  详细:
李叔同(1880—1942),又名李息霜、李岸、李良,谱名文涛,幼名成蹊,学名广侯,字息霜,别号漱筒。著名音乐家、美术教育家、书法家、戏剧活动家,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。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,担任过教师、编辑之职,后剃度为僧,法名演音,号弘一,晚号晚晴老人,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名家点评

-

鲁迅:“朴拙圆满,浑若天成。得李师手书,幸甚!”

太虚大师为赠偈:“以教印心,以律严身,内外清净,菩提之因。”

赵朴初:“深悲早现茶花女,胜愿终成苦行僧,无尽奇珍供世眼,一轮圆月耀天心。”

林语堂:“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,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,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。”

夏丏尊:“综师一生,为翩翩之佳公子,为激昂之志士,为多才之艺人,为严肃之教育者,为戒律精严之头陀,而以倾心西极,吉祥善逝。”

弘一法师李叔同:一念放下,万般从容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 圣贵国学堂|发布:2017-12-17 更新:2018-01-04 (节录)

-

《送别》是李叔同在1914年创作,在中国几乎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李叔同的大名,但是这首歌却大都听过,唱过。李叔同出生于1880年,家里经营盐业和钱庄,是天津巨富。他的前半生是风情才子,后半生是却是世外高僧。

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

人生难得是欢聚,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,来时莫徘徊

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

歌词属婉约一派,清新淡雅,情真意挚,凄美柔婉,其中画意诗情,更是相得益彰。历经百年时光,依然是送别诗中的不二经典。

在中国百年的文化史中,李叔同是公认的通才和奇才。 无论音乐、戏剧、书法、绘画、诗词皆是一流,堪称全才大师,中国现代艺术的鼻祖,是“二十文章惊海内”的艺术巨匠。

他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,最早将油画、钢琴、话剧引入中国, 擅长书法、诗词、丹青、音律、金石,在当时是整个学术界神一般的存在。 我们熟知的漫画大家丰子恺先生,就是李叔同的得意弟子。

但是在盛名抵达巅峰之际,他却选择抛妻弃子,遁入空门,从此苦修半生,留给世人难以揣测的玄迷。 李叔同父亲是清朝同治四年的进士,曾经是吏部主事,后来子承父业成为津门巨富。 在李叔同五岁那年,父亲去世,让幼小的李叔同过早地见识到了生离死别。身在富贵之家,却时有世事无常的幻灭之感。

加上李叔同为家中庶子,父亲去世之后,身份尴尬,因此自小便生性敏感,寡言少语。 他在15岁读《左传》《汉史精华录》时候,就曾写下“人生犹似西山日,富贵终如草上霜”这样的句子。

25岁的时候,李叔同再遭变故,他年仅46岁的母亲撒手人寰。安葬完母亲之后,他极为失落。颓丧之际,他远走日本,在日本的学校里专攻美术,辅修音乐。在日期间,他还专门雇日本女子做模特,随后与她产生感情,结为夫妇。 此外,他还自编音乐杂志,传播西方乐理,推广作曲方法。归国之后,李叔同投身教育,力求开启民智,改变中国落后的局面。

在那一段时间里,李叔同常常一人写诗作画,对于人生超常的体悟,以及对艺术的天分,让他很快脱胎换骨,与以前的“纨绔子弟”相比,简直判若两人。 在艺术上的高度,让他知音寥寥,他在浙江甚是孤寂。 一日,好友拜访,李叔同陪伴友人谈天说地,写诗论画,心情畅快。 在好友离别之后,李叔同心中惆怅,写下了著名的《送别》,一句“天之涯、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”,让飘零、无常跃然纸上。

父母早亡,生性敏感,加上早熟的思悟,让李叔同过早地看到了人世间的无常与悲苦, 他希望借助艺术,来安抚内心的痛苦,但却屡屡不得。 在偶然的情况下,李叔同接触到了佛家的苦修之法,他断食二十天之后,认定佛教才是自己的心灵皈依之所,决定出家。 1918年6月30日晚,李叔同正式出家,不是带发修行的居士,而是入山苦修。他只带了简单的生活用品,其他一概不带。

学生问他:“老师出家何为?” 李叔同淡淡地说:“无所为。” 学生再问:“忍抛骨肉乎?” 他说:“人事无常,如暴病而死,欲不抛又安可得?”

他的学生丰子恺曾经说过,人生有三种境界,物质、精神、灵魂,生活在物质层次的人,只要把物质生活弄得很好,锦衣玉食,尊荣富贵,孝子慈孙,这样就满足了。

其次,高兴走楼梯的,就爬上二层楼去玩玩,或者久居在里头。这就是专心学术文艺的人。他们把全力贡献于学问的研究,把全心寄托于文艺的创作和欣赏。这样的人,在世间也很多,即所谓“知识分子”,“学者”,“艺术家,”。

还有一种人,“人生欲”很强,脚力很大,对二层楼还不满足,就再走楼梯,爬上三层楼去。这就是宗教徒了。他们做人很认真,满足了“物质欲”还不够,满足了“精神欲”还不够,必须探求人生的究竟。他们以为财产子孙都是身外之物,学术文艺都是暂时的美景,连自己的身体都是虚幻的存在。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,必须追究灵魂的来源,宇宙的根本,这才能满足他们的“人生欲”。这就是宗教徒。世间就不过这三种人。

而李叔同,恰恰属于第三种。 艺术已经不足以安放他的心灵,所以,他选择了宗教,以此来超越无常的苦痛。 亦如李叔同对他的妻子所言,爱是什么:是慈悲。 众生皆苦,生老病死,爱憎会,恨别离,求不得,放不下。 而佛,便是舍弃个人的爱恨,普度众生的痛苦。

因为放下了个人的爱恨,也就回避了无常的悲苦,了悟小爱的无常,也便成就了大爱的慈悲。 在这世事变幻中,内心才能不被煎熬,以此获得安宁。 李白曾经写过“醒时同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。”所有的有情,有一天都会变成无情,因为来生我们都只能在虚无缥缈的银河再会。

蒋勋也曾经说过: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只有两种,一种是生离,一种是死别。 若是要摆脱其中的痛苦,就要学着放下,放下执着,学会超脱,放下小爱,学会大爱。而唯有这样,人生才得从容。

就像弘一法师去世之前,写给自己弟子诗里的那句: 问余何适,廓尔亡言。 华枝春满,天心月圆。 春满花开,皓月当空,心中一片宁静安详。


  相关研究 :

禅净双修 一代高僧 广钦老法师
禅净双修 一代高僧 广钦老法师

心学大师 紫杀 王阳明
心学大师 紫杀 王阳明

国学大师 太阳 南怀瑾
国学大师 太阳 南怀瑾

禅宗祖师 武府 虚云老法师
禅宗祖师 武府 虚云老法师

净土宗祖师 武杀 印光法师
净土宗祖师 武杀 印光法师